四川安纳普尔那解散进入读秒阶段?

- 编辑:admin -

四川安纳普尔那解散进入读秒阶段?

  2018年10月27日,四川安纳普尔那队击败盐城队以中乙联赛不败的身份成功冲甲。

  2019年1月6日,四川安纳普尔那俱乐部在官方微博、微信上发布寻求股权转让的信息。仅仅两天后,1月9日早上5点,俱乐部发出“紧急声明”——俱乐部须在1月10日下午5点之前解决相关款项至少2000万元,否则俱乐部将失去中甲联赛参赛资格并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从2006年四川冠城3000万元寻求转让未果解散后,陆续有四川美联蜀、都江堰欣宝、四川力达士、成都谢菲联纷纷因为资金问题最终解散。成绩已经不是制约四川足球发展的关键因素,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在中国职业球员数量中,四川籍球员排名第9位,这个数量比许多有中超的省份都要高,但四川却连一支甲级队都无法生存。

  四川全兴造就的万人空巷的足球氛围,以及《足球》报喊出的“保卫成都”的口号,给许多人错觉——四川有很多球迷,而且是足球沃土。然而,这些都是当年特殊环境下的产物,随着时间推移,缺乏根基的劣质逐渐显现。

  到2009年、2010年,成都谢菲联踢中超联赛场均观众也很少能超过5000人,关注度严重下滑,缺乏关注度、球迷数量有限、影响力低,这些原因造成企业对四川足球关注度几乎为零,谢菲联甚至一度找饮用水赞助都很难。

  四川足球的现实一直都如此残酷,小众娱乐成为四川足球的缩影,这或许是四川足球年年岁岁都喊穷的根本原因。

  凌晨5点发布声明,可见俱乐部已经清楚认识到俱乐部已经到最后时刻。公告上的2000万元其实并不是安纳拖欠的工资和奖金的全部。

  按马明宇的说法,“大概总共欠6000万。”2000万元,其实是马明宇与教练组和队员商议的权宜之计,先解决部分拖欠的费用,教练组和队员签署结清工资奖金的清单上交中国足协完成注册(截止注册时间1月12日),教练组和队员无疑已经给了俱乐部最大的包容。

  黎兵为首的教练组去年带领俱乐部一场不败夺冠,双方的合同到去年12月31日截止。即便在冲甲后没有工资和奖金,教练组还是按照合同坚持带队到31日结束。

  “站好最后一班岗。俱乐部肯定是想我们续约,但是怎么续?去年的工资和奖金都没结算,怎么签新合同?”教练组的包容也影响了队员,“俱乐部以前确实没欠钱,现在很艰难,大家能支持的就支持。”

  在1月9日俱乐部的声明发出后,安纳队员在前四川全兴队主教练、现俱乐部顾问米罗西的带领下仍然坚持训练,或许这是队员对自己最后的交代,最终如果球队解散他们中的很多队员可能都能顺利找到下家,毕竟安纳队的成绩证明了这批队员至少踢中乙没有问题,甚至一些主力队员在中甲、中超可能都会有一席之地。

  四川安纳的前身是四川隆发俱乐部,细心的球迷已经发现,四川安纳俱乐部发布的任何信息,其盖章都是四川隆发足球俱乐部,盖章与抬头明显不符。

  现在俱乐部的大部分股权在前隆发俱乐部董事长黄学军手中,黄学军锒铛入狱,现在的投资人何亚平接手俱乐部,只是投资人负责全面工作,也仅仅拥有俱乐部部分股权,“以前也曾经有资本有兴趣收购,但是这家俱乐部资本复杂理不清楚,之好作罢。”一位知情人表示。

  复杂的股权结构一直拖到生死存亡之际。球队升级之后,在有关部门的牵线下,五粮液集团与俱乐部就股权转让和赞助进行过多次沟通,俱乐部提出的股权转让费(只能转让自己拥有的部分股权,在整个俱乐部股权中只占据10%)与五粮液能承受的差距巨大。

  最关键的是,五粮液集团希望球队能冲超,这就涉及到更高的费用,谁都清楚,现在要想冲超一年费用很可能将超越2亿元,加上还需要解决目前的欠款,高达3亿的投入是五粮液无法接受的。

  双方在股权转让费用上有很大的落差,马明宇也多次参与到与五粮液集团的谈判中,“他们顾虑比较大,希望球队能冲超,这样与品牌价值匹配。另外一方面又担心冲超后踢中超会产生巨大的支出。我也搬出了足协的限薪政策等,希望他们能理解……”

  股权转让谈判不顺利,安纳甚至想到过能否更改注册地寻求与成都兴城俱乐部的联姻,但是,根据中国足协的规定,俱乐部不允许更改注册地,即便是把注册从四川省足协换到成都市足协也不允许。

  1月6日,俱乐部的公告发出以后,四川安纳的球迷们就已经坐不住了。有提出众筹的,有提出捐款的,1月9日危机最终临近,在安纳俱乐部的微信群里,球迷们自发组织起来以提前购买套票的方式支持俱乐部。

  一位在球迷中颇有号召力,人在深圳的四川球迷“逍遥哥”,在9日俱乐部公告发出后,立即购买了20套套票,“作为一个球迷,我只能做这么多,我回不来看球,购买20套球票送给学生球迷,让他们去现场看球。”

  这不是“逍遥哥”第一次这样,去年冲甲关键比赛他都自掏腰包购买球票免费赠送希望球迷去现场支持球队。

  去年安纳的冲甲关键战役,都江堰体育场还是涌入了1万多观众,球迷们来自四川各地,甚至有远在攀枝花的球迷乘坐火车赶来支持,这少部分的球迷对球队的情感令人动容,但现实却非常残酷,球队进入中甲却如此悲剧收场。

  根据中国足协的规定,如果安纳最终解散,球员将获得自由身,这为他们找下家提供了最大的便利。今年将参加乙级联赛的成都兴城俱乐部会成为许多球员目标俱乐部。

  作为中冠联赛升级球队,兴城俱乐部今年第一次转会允许引进8名球员,二次转会还能引进8人,这样全年可以引进16名球员。安纳队中有张智超、王琪等多名前成都市足协培养后效力于成都谢菲联的队员,这些队员回归成都市足协体系球队顺理成章,况且兴城俱乐部的稳定都是有目共睹的。

  兴城俱乐部为成都兴城集团(国企),全资投入,且提出的目标是5年冲超,今年的目标也非常明确——冲甲!如果真的有这些去年冲甲经验且正值当打之年的球员加盟,无疑会大大提高兴城队的战斗力。

  甚至有人笑言,“干脆把黎兵他们教练组也一起一锅端,直接抬到兴城队再冲一次甲……”虽然是调侃,但并非没有这种可能性,兴城俱乐部总经理是姚夏、副总经理魏群,黎兵给他们搭班没得任何隔阂,执行教练李胜、彭晓芳以前就是成都足协梯队教练……

  而对于安纳队中的部分老队员来说,或许会就此退役。在1月8日结束的中国足协的B级教练班里,安纳队中陈涛和干颖波都报名参加。